书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抗战张大少 > 第160章 紫玫瑰被谁绑架了
    周素琦的老子周老给市医院院长打电话,把睡在被窝中的几个名医请到家中给周素琦看病。

    名医给出的结论和军医相同,周素琦的肚子里没有毛病,只是气急攻心,导致吐血,只要吃好睡好,调养几天,就没事了。

    周素琦还是相信市医院名医的,听他们说后,这才放心。

    周老重赏了名医,让他们离开后,就坐周素琦床前,一脸慈祥看着周素琦,问长问短。

    周素琦在周老面前,一改往日在人前吆五喝六虚张声势神态,象还在喝奶的小男孩一样,哭哭啼啼。

    周素琦说:“爹,不娶紫玫瑰,我就不活了。我只要睁开眼睛,眼睛里看到的就全都是她。我即使带兵在外面打仗,也在想她,娶不到她,我就整天昏昏沉沉的,这样下去早晚会把脑筋弄坏了。”

    周老笑说:“宝贝啊!值得为一个戏子这么烦恼吗?她凭什么要让我的儿子日思夜想?”

    周素琦哽咽说:“她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孩,她演的戏好看得不得了,她的手只要做一个动作,我的魂就仿佛被她勾去了。爹,您要帮我,没有她我活不下去,也什么事情都干不了。”

    周老小声说:“你是我的儿子,少将师长,年轻帅气,前途无量,一个戏子凭什么会拒绝你?”

    周素琦哽咽说:“她过去是张天翊的相好,张天翊答应娶她做姨太太的,现在张天翊不想娶她了,可她还想嫁给张天翊。张天翊把她戏院经理职位都撤了,换白牡丹当经理。可她对张天翊仍然不死心。爹,怎么办嘛?没有紫玫瑰,我还不如死了。”

    周老重重叹气说:“这事很难办,张家是我们家的亲家,假如为了一个戏子闹翻了,会被太平市人笑话的。”

    周素琦号啕大哭,四肢乱蹬,象无赖小男孩一样,发起了脾气。

    周老赶紧哄周素琦:“好!快不要哭,让爹想想办法。不就是个戏子嘛?她能翻得了天吗?爹想办法把她绑来怎么样?”

    周素琦一听立即心花怒放,爬起来,跪在床上,说:“爹,谢谢您。”

    周老把周素琦搂进怀里,轻轻抚摸着周素琦的后背,眉开眼笑说:“我的心肝宝贝,你只要能好好工作,你要天上的月亮,爹都帮你摘下。让爹好好想想办法,把她绑来,她到我们家来看到我们家的这种大场面,还不立即就会答应你的?”

    周素琦点头说:“爹,您一定要快点把她绑来,我一秒钟见不到她都活不下去。”

    张天翊做梦都不会想到,周素琦是在这种环境中教育长大的,贾宝玉还有个贾政管着,犯了错,会把屁股打烂,导致贾宝玉不至于犯过大的错误。周素琦的老子对周素琦百依百顺,没有原则地帮着周素琦,周素琦只要一哭闹,周素琦的老子就会放弃一切原则即使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也在所不惜。为了这个宝贝儿子,周素琦的老子竟然决定派出家丁开汽车悄悄前往太平镇,找机会绑架紫玫瑰。至于与张家的亲家关系全然不顾,只要他儿子开心,什么事情他都会做。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张天翊练功结束,正准备洗漱睡觉。

    管家打来电话,说白牡丹在他那里,白牡丹说紫玫瑰不见了。

    张天翊大惊,在练功服外,套上口袋中揣着证件的西装,就和彩蝶彩霞一起跑向前面。

    管家会客室,张天翊听白牡丹说情况,白牡丹说,今晚的演出很成功,有很多客人看演出』然有几个黑衣人,从后门进来,用布塞住她的嘴巴,把紫玫瑰绑了起来,再用黑布袋套住紫玫瑰的身体,一个大汉扛着紫玫瑰就从后门跑走了。这些人手中有枪,后台员工被枪指着,不敢做声。

    等这些人扛着紫玫瑰离开后,大家才大叫起来。白牡丹当时在前面,听到叫声才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情。

    张天翊对管家说:“立即让驾驶员把车开来,立即通知巢忠过来,您带上手枪,我们去追。”

    管家去通知人时,张天翊给小林美子打电话,在电话中张天翊把情况简单说了说后,大声说:“请通知各卡口,一定要把绑匪堵住。”

    小林美子大声说好的。

    汽车来后,张天翊亲自开车,管家坐副驾驶室,巢忠和白牡丹坐后排。

    管家问:“向哪个方向追?”

    张天翊边开车,边大声说:“绑匪不会徒步,一定有汽车,我们这一带有汽车的屈指可数,必须向太平市方向追。”

    管家把驳壳手枪拔出来,打开保险,摇下车窗,点头说:“对!往太平市方向追。”

    张天翊加大油门,就开向主干道马路,一路向太平市方向开去,在镇东卡口处,张天翊停下汽车,掏出特务机关副课长证件,用日语询问有没有汽车经过。卡口曹长肃立报告,刚开过去两辆轿车,都是市里的,他们有通行证,就没查良民证。没有仔细看他们是谁。

    张天翊抬手猛扇日军曹长耳光,怒吼:“八噶!死拉死拉的。立即给大佐和小林美子打电话,报告情况。快!”

    日军曹长向张天翊敬礼,张天翊加大油门向城市方向开去。

    追出去二十多里路后,张天翊追上了一辆轿车,张天翊驾车逼过去,摇下车窗,喝令对方停车。对方用手枪向张天翊射击。

    张天翊只能减缓车速,巢忠探头用驳壳手枪向对方车辆连续射击,对方汽车后挡风玻璃被击碎。张天翊用车头顶撞对方汽车,对方汽车在路上蛇行前进。管家向对方汽车开枪,对方汽车侧方玻璃被击碎。

    张天翊加大油门,继续追赶。到进城碉楼处,对方汽车直接通过,一队日军把鹿柴拉过来,把张天翊的汽车拦下。

    一队日本兵端着枪站在鹿柴后向张天翊的汽车瞄准,张天翊发现一侧有一挺机枪瞄准着他的汽车。两速探照灯光晃过来,罩住张天翊的汽车,光太强,连眼睛都眼睛不开,硬闹肯定不行,张天翊只能下车,掏出证件。

    日军向张天翊敬礼,当日军把鹿柴拉开后,张天翊再次追赶,前方汽车消失了。

    张天翊只能返回进城卡口处,询问逃过去的汽车是谁家的,日军说不知道,只看车上有旗帜,就放行了。

    张天翊怒吼:“老子车上也有旗帜,你们为什么拦下?”

    日军大声说:“那辆车过去时查过,你们的车是第一次过来。”

    张天翊清楚,绑匪肯定买通了卡口日军,多说无益,就决定把车开往日军司令部,去找中将,请中将帮忙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