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乾龙战天 > 第四十章 不一样
    “九娘子?”罗阿花最先发觉沈九妹不对劲,伸手一把稳稳的扶住后者的一只手,关切的问道,“您,怎么了?当紧不当紧?”

    沈九妹缓过劲来,定了定心,抹掉涌上心头的往日回忆,摇头轻道:“多谢。我没事。一点老毛病罢了。”

    罗阿花见她确实气色不是很好,额头上还蒙着一层薄汗,关切的问道:“我们营里有医堂。要不要陪您去配点儿药?”

    “不用了。我身上带着药呢。”沈九妹连忙摆手,接着手里现出一只拳头大的红嘴大肚白玉药瓶来。

    “那我们先在这里歇一会儿。”罗阿花见她要服药,松开了扶着她的手,退到一旁。

    跟九姐相处了这么久,也不曾听说过她有什么老毛病啊?钱柳心里嘀咕开来。

    旁边,钱姑姑认出来了,那只白玉药瓶分明就是九娘平时用来装养灵丹的。也就是说,九娘刚才说了谎。这根本就不是犯了老毛病。

    还有,养灵丹是筑基境及以下修士平常用来补充灵气的,最常见不过。这盖子一打开,岂不是要露馅?

    她连忙上前一步,将脸上现出狐疑之色的自家侄女往后边拉了拉,同时,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只牛皮水囊,递到沈九妹面前:“九娘,水囊在我这里。”说着,打开了盖子。

    “哦,好。”沈九妹伸手去接水囊,果然不露痕迹的跟她使了个眼色。

    钱姑姑明白,借着递水囊,又上前一步,完美的遮住了罗阿花的视线。

    与此同时,沈九妹打开丹药瓶,取出了一粒药丸来服下。其实,这是个障眼法。她根本就没有打开丹药瓶。送入嘴里的,也不是什么药丸,而是一粒她收在储物袋里当零嘴的蜜枣。

    嚼吧两下,她喝了一口水,将水囊还给钱姑姑,仰头笑道:“好了。”

    “你这是接连赶路,累的。”钱姑姑收了水囊,转身去看钱柳,“囡囡,过来,扶着你九姐点。”

    “是。”钱柳是个聪明孩子,这会儿也看出来了,九姐是要遮掩什么。虽然心底里好奇极了,但是她在面上没有透出一丝一毫来,依命上前来,乖巧的扶着沈九妹的一条胳膊。

    “没事。我真的没事了。”沈九妹安抚的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抬起眼帘,对罗阿花说道,“抱歉,罗副营主。我已经无事,可以继续走了。”

    “行。”罗阿花笑道,“九娘子,您别跟我客气,就唤我阿花好了。有什么吩咐,也只管跟我说。我这人粗枝大叶惯了。”

    “好。”沈九妹应下。

    走着走着,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令她如鲠在喉。她抬头再看向那个小院。这回,除了嬉闹的孩子们,她还看到了三个女人聚在一旁的门廊上做针钱。她们一边说说笑笑着,一边时不时的看一眼在院子里玩闹的孩子们。

    在叛军的育幼院里,也有管孩子们的婆子。但看着就与她们三个不同。那些婆子在沈九妹的印象里,全是无比威严的。

    沈九妹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阿花,那个院子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孩子?那家里人丁很兴旺呢。”

    “那不是一家的。”罗阿花回头笑道,“这是各营的孩子。他们的爹娘都当着差,没空管他们。送回沈家庄,交给爷爷奶奶们带,又舍不得。所以,各营营主凑在一起想了个主意,他们出工出料,在我们女营的最外边盖一个小院子。我们女营出人。大家一起合力,盖了这个托儿院。他们的爹娘都当差时,就送到托儿院里,暂时照料着。待他们的爹娘下了差,再接回家去。”

    原来又是与叛军里育幼院完全不同的。秋宝他们没有到处收罗孤儿,以做它用。沈九妹暗地里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孩子们在托儿院里,就是这般整日里玩耍的么?”

    “那当然不是。”罗阿花也抬起眼来,远远的看向托儿院,“跟我们当差一样,里边按着钟点排了表的。什么钟点,大孩班做什么,小孩班做什么,都是规定了的。现在这个时候,应该是大孩班的游戏时间。小孩子嘛,吃饭之前闹一闹,把肚子闹空了,中午吃饭才香。大概就是个意思吧。”说着,她嘿嘿笑了笑,“我没照看过孩子,也不懂这些。”

    “还有小孩班?怎么没看到呢?”沈九妹猜测,小孩班里的孩子们应当更小,他们还走不了路,得抱在手里,还在吃着奶。

    这么小的孩子也能离开她们的娘亲,送到托儿院里来一起照看?她心里好奇极了。

    “小孩班都是些吃奶的小宝宝。先前我去接你们的时候,他们都被抱出来晒太阳。这会儿,太阳比先前厉害多了。估计小宝宝们晒不得这么厉害的太阳,都被抱回屋里去了吧。”罗阿花也听出来了,这位大姑奶奶对托儿院非常感兴趣。

    这也难怪。因为托儿院确实是个新鲜存在。

    比如说,几位轮值长老过来参观后,都说这个点子好,要回庄子里推广。这次,她爹也特意参观了托儿院,说长老会上,那些长老都提了庄子里那边办托儿院的议案,是她爹和另外三个长老因为从未见过这等新鲜事物,一直没有赞同,才暂且没有通过。

    想到这里,她看了看旁边的钱姑姑和钱柳,发现她们俩也是很感兴趣的样子。于是,她索性提议道:“现在离午饭还要一些时间。九娘子,要不我陪你们去托儿院里看看?”

    沈九妹很是意外,问道:“这就过去看?方便吗?”据她所知,叛军的育幼院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随随便便的进去看一看的。因为里面的名堂多了去。难不成这个托儿院也是透亮的?

    “只是绕一点点路,方便得很呢。”罗阿花刚说完,猛的想到九娘子刚刚因为太劳累,犯了老毛病,连忙改口,“您是要累了,以后也有的是时间去。”

    真的是让人随便看……沈九妹心动了,笑道:“无事。我已经全好了。实话跟你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托儿院,心里好奇得很呢。只想先睹为快。”说着,问钱姑姑和钱柳,“钱姑姑,钱妹妹,你们呢?”

    “我也好奇得很。”钱姑姑如实笑道,“那么多的孩子,还有吃奶的奶娃娃,得要多少人照料啊?”

    钱柳一脸的雀跃:“听着就很好玩。我想去看看。”

    罗阿花笑道:“行,我现在就陪你们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