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农园医锦 > 第一百零一章 失窃
    “哇!是五十两的银票呢,爷爷好土豪啊!”顾夜拆开薄薄的红包,里面居然是银票。青山村给孩子红包,有一两个铜板就不错了,爷爷出手好大方啊!

    顾茗在一旁满脸困惑:“妹妹,什么是土豪?”

    “呃……土豪就是,很有钱又很豪气,像爷爷这样的!”顾夜小小地拍了自家爷爷一通马屁。

    “爷爷,你不能厚此薄彼,我的呢?我也要红包!”顾茗鼓起腮帮子,伸长了胳膊讨要红包。

    顾萧乐呵呵地掏出另一个红包,塞进孙子手中:“拿去!”

    顾夜眼珠子骨碌碌一转,看向哥哥的红包,笑得跟小狐狸似的:“哥,你又没有花钱的地方,不如我帮你收着,免得你粗心弄丢了。等你需要的时候,再拿给你。”

    顾茗不假思索地把还没焐热的红包,送到妹妹手中。妹妹向来细心,她师父的银子,也是她帮着收起来的。她办事,他放心。

    顾夜把红包收进空间中,捧着暖暖的手炉,露出甜蜜的笑容。

    顾萧咧开嘴,扭头看了一眼孙女得意的小表情。他的傻孙子哟,被他妹妹卖了,还帮她数钱呢!不过,顾萧也知道,这个宠爱妹妹的孙子,别说他妹妹只是提出帮他保管钱财了,就是向他讨要,他依然会毫不迟疑地把全部家底都送给她。看来,自己得加把劲儿,对孙女更好些,要不然被孙子比下去,多没面子啊!

    “咦?门怎么开了?我记得我走的时候,是关起来的呀!”颜婶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她朝着周围看了看,并无什么异状。

    顾夜从爷爷的背上溜下来,朝着四周围看了看,除了爷爷他们的脚印,看不到其他的痕迹。雪下得这么大,即使有什么,也会被积雪掩盖的。

    “不会是被风刮开的吧?”顾茗进入院子,巡视的一圈,并没有其他发现,他口中小声嘀咕道。青山村民风淳朴,路不拾遗,应该不会有人大年夜跑到别人家中偷东西的吧?

    顾夜先冲进自己的屋子,发现炕上的箱子大开,里面的衣服被翻得乱七八糟。柜子的锁也被暴力砸开了,幸好她把值钱的东西,都放进了空间。不过,留在外面梳妆匣里的珠花,和一对不算贵重的银镯子,都不见了。

    顾茗从外面进来,看到她屋里的情况,皱起了眉头,道:“你这里也被贼翻过了?丢了什么吗?”

    顾夜把自己这边的情况,告诉了哥哥。她注意到哥哥问话时,用了个“也”字,便焦急地问道:“你跟爷爷的屋呢?少了哪些东西?”

    顾茗摸摸她的脑袋,道:“别担心,爷爷的财物收得可严实呢。除了在衍城添的一件御寒的毛衣裳,还有银鼠皮的斗篷,其他东西都没带走。你说……这到底是谁干的?”

    顾夜皱着眉头,来到师父的房间,里面也被翻乱了,不过没有什么值钱的,倒也没少什么。

    这时候,颜婶的叫声传来:“姑娘,你快来!”

    声音是从药房的方向传过来的,顾茗脸色微变,他跟妹妹对视了一眼,拔腿就往药房冲去。药房里一片狼藉,生药被随意地扔在地上,炮制过的几袋药材,都不翼而飞。

    顾萧踏入药房,看到里面凌乱的场景,眉头凝成个疙瘩:“大风雪天儿的,窃贼绝对不会从外面进来的。要是咱们青山村的人,偷银钱和小件的首饰,还好说,容易隐藏。偷我的衣服,拆了缝在被子里可以御寒,也说得过去。可偷你炮制过的药材,大雪封山,短期内又出不了村子,销不出去,不是给人留把柄等着被抓吗?”

    “贼人如果不是个蠢的,那就是……他现在已经离开村子,而且以后都不打算回来了!”顾夜已经猜出是谁了。可从村长家大儿子的口中,那吴当归在他子夜时候去请大夫的时候,早已离开了呀!怎么可能又折回来,到她家偷东西?

    不对!外面天寒地冻的,他不可能躲在外面。李春山过去敲门的时候,吴当归肯定还是在院子里的!

    “爷爷,咱们到吴当归家去看看!”顾萧也同意孙女的意见,背起短腿小孙女,快步向村口走去。

    这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不少村民已经起来扫雪。看到顾萧爷孙三人冒着风雪,踏着厚厚的积雪,匆匆忙忙地赶路,都忍不住询问一声:“顾五爷(五叔),你们这是去哪儿呀!”

    当得知有人趁着他们去村长家出诊救人的时候,进了他们家,偷了不少东西后,善良的青山村村民们愤怒了!谁!谁这么无耻,大过年的入室盗窃不说,还趁着医者治病救人的时候动手,简直无耻到令人发指!一定要把这丧尽天良的人找出来,驱赶出青山村!!

    见顾萧爷孙三个,是往村口的方向而去。村民们瞬间明白过来,是姓吴的两口子!近百年来,青山村哪怕开着门睡觉,也从未出现过失窃的现象。

    唯一的一次丑事,就是吴家的婆娘,翻进张猎户的院子偷了几样野味。有一就有二,也只有他们家被债主逼得过年连锅都揭不开了,除了他们还能有谁?

    村长得到消息,也带着三个儿子赶过来。这时候,顾萧爷孙三人,已经进入了吴家的院子。村民们跟在村长后面,一拥而进,发出愤怒地声讨声——“吴当归,你出来!”“吴当归,你这个缩头乌龟,敢做不敢当!”“吴当归,赶紧把偷盗的财物还回来!”……

    “李大叔,”顾夜问李春山,“你进入院子后,是直接进的正屋吗?你能把昨晚的情况,细细说一遍吗?”

    李春山想也没想,点头道:“我敲了半天门,见没有人应,就推门进来。门没有闩,院子里一点灯火都没有。我借着雪光,推开了这个屋子的门。”

    李春山指了指吴家的正屋,继续道:“里面冷得跟冰窖一样,炕没有生火,里面一个人都没有,箱子柜子里能拿走的都拿走了……”

    “什么?吴当归两口子都不见了?他们欠我们的钱怎么办?”

    ”天杀的,这可是我们家存了好几年的银子啊——“

    “当初就不该可怜他们,把银子借给这两匹白眼狼!!”

    “对,就该让财主的儿子,把吴当归这龟儿子给打死打残!!”

    青山村的村民们充满愤慨,议论纷纷。

    “可是……如果吴当归在顾夜出诊前就离开青山村了,那顾五爷家的盗窃事件,就跟他们两口子无关了吧?”人群中,有人提出其中的疑点。

    顾夜缓缓地摇头,道:“那也未必!李大叔来的时候,只进了正屋,看到屋内的景象,猜测对方已经离开。家中又有孕妇等着就诊,其他屋子并未细细检查。据我所知,吴当归也是有专门制药存药的房间吧?”

    “有的!”一个跟吴当归家走动比较频繁的村民道,“他家的药房是在后院,平日里通往后院的门都是锁上的!”

    顾萧闻言,率先向后院走去。顾夜兄妹紧跟在后。吴当归的药房并不大,是一小间泥墙草顶的房子。里面凌乱地摆放着一些不值钱的干草药,药房中间的空地上,放着一个燃尽了的火盆,还有一床破旧的被子。很显然,药房中曾经躲过人!

    这就能说通了。村长的大儿子来请吴大夫的时候,他应该躲在药房中。等李春山离开后,他趁机摸上半山腰顾家,翻走了值钱的东西,盗走了顾夜刚炮制好的二十多斤药材。

    “这吴当归大年夜离开,山里冰天雪地的,也不怕冻死在路上!”人群中不知是谁咕哝了一句。

    张猎户突然开口道:“我觉得他再笨不会连夜赶路。且不说昨晚风雪一直没停,晚上更容易遇见野兽。我要是他的话,会选择咱们附近的村子,借宿一宿今天早上再赶路。”

    “那还等什么!去追啊!咱们不是有滑雪板吗?滑雪去镇上,比在山路上骑马还要快呢!现在去追,说不定还能追上呢!”李浩跃跃欲试。他跟几个大孩子,是村里滑雪技术最好的。就连村里的大人,都比不过他们呢!

    其他村民也纷纷表示赞同。顾萧弯下腰,在一块干净的雪上,画起了附近村子分布图,指着其中三个村子道:“这几个村子,距离咱们青山村最近,滑雪过去的话,不用一个时辰就能抵达。昨晚,他们最有可能在这几处借宿。”

    接着,他又从这几个村子往外延伸了几条山道:“吴当归做贼心虚,肯定不会走大路,那这几个村子出山的小道,就要重点关注了。我带着几个人,走这条路。张猎户,你带着几个人走那条路。李春山,你们兄弟追另一条路。咱们有滑雪板,对方肯定也有,无论追不追得上,天黑之前一定要返回村子。现在……出发!”

    本来娱乐用的滑雪板,此时派上了大用场。李浩换上了一身厚厚的棉衣裳,兴致勃勃地跟在他爹的身后,摩拳擦掌好像要干一番大事业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