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美人为谍:特工太凶猛 > 117 韦郎虚伪(二更)
    方昭仪捞上来时候,已经是死透了。

    她本来身子就娇弱,自己个儿又服用了烈性的堕胎药,再被杜雨桐割舌断指。

    且方昭仪落水的时候,内心是浮起了浓郁的绝望!

    如此心境,如此一副身躯,被冷水一泡,自然溺得气息无,再也都活不过来。

    韦玄心里面,却浮起了一阵子的烦躁,其实他并无表面上所显露的那般镇定。

    元郡的人是极是无聊的,元郡的贵族女郎,更是无聊得紧。

    如今方昭仪以这么一副样貌,跌跌撞撞跑了出来,落在别人眼里,也是不知晓会添多少闲言碎语。

    尽管,他知晓这些流言蜚语,终究不能伤及自己。

    可是,那又怎么样?

    就好似衣服上的一点泥巴污点,虽然只是一桩小事,却破坏了衣衫的整洁,更破坏了这番完美!

    他一向不喜欢,完美的东西有了一点瑕疵。

    韦玄知晓自己的性儿有些过分的固执和苛刻,可这又有什么不好?

    只有庸俗之人,方才会委曲求,容忍所谓的不完美。

    宴会自然也就散了,然后宫中小径,出现了一道婀娜的身影。

    而那份身影,甚至不觉令韦玄觉得眼熟。

    他那名义上的未婚妻,正自俏生生的,含笑走过来了。

    而一旁的宫娥也知机,不觉退后几步,方便两个人说话儿。

    阿滢秀眉轻轻一拢,顿时流转了几许楚楚可人之色:“韦郎,方昭仪这般样子,没有吓着你吧。”

    韦玄不动声色,嗓音因沉稳,竟似让人生出几分温柔的错觉:“她生病了,如此模样,自然也是让人吃惊。不过,她到底是个柔弱的女人,我怎么会被她吓坏了去?”

    他凑过脸颊,句句宛如耳语。

    而阿滢,则慢慢的,抬起头来,唇角宛如笑语:“韦郎君,我是到了元郡之后,才知晓你本来是有个未婚妻子的。这个妻子,叫容丽盈,身份也并不如何高贵。她家里富不过四五代,以蜀中贩盐起家,又以财帛换去官位。到了容丽盈祖父这一辈,容家才终于搬到元郡。容家自认是新贵,容丽盈又美丽秀丽,居然,居然胆敢有非分之想,居然奢望将女儿嫁入韦家。没想到,韦家居然答应了,这是奇耻大辱啊,韦郎,她怎么配得上你?”

    韦玄却似连眉头都未曾挑动一下,只缓缓说道:“阿娥,你吃醋了?”

    阿滢唇瓣吐出了一口气:“我呀,只是心疼你罢了。前有容丽盈,后来,也有个谢娥。这个谢娥,就更加不堪了,父母都没有,芜郡来的野丫头。她拿鞭子就会打人,伸手就能打人巴掌,这和乡下村妇有何区别?可是她呢,偏生就缠着你了。韦郎,你知道吗,我跟容家姑娘一样,也有个表哥想勾引我呢,可是我可没答应。”

    她叹了口气:“你说,为什么这么巧?”

    难道韦玄居然是这么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方昭仪就算做了什么,他却一点儿都不知晓?

    阿滢内心之中,浮起了缕缕的讽刺,她还真不能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能有这么一位清新脱俗的男人。这么一朵一无所知的白莲花。

    韦玄是个聪明的人,如若是个榆木疙瘩,韦家如何会这般细心栽培?

    阿滢话儿说到了这个份儿上,韦玄也应当懂。

    故而她一双眼珠子,死死的盯着韦玄,目光仿佛要刺透韦玄双颊。

    一个翩翩佳公子,元郡少女们都觉得安稳君子的所在。

    就是这般存在,却被一个野丫头如此的讽刺,料想无论如何,韦玄也定然是会有所动摇。这沉厚君子般的面颊之上,终究会生出那几许的端倪。

    这一桩事情,阿滢定然也是要闹清楚的。

    如若是韦玄,那么谢娥的死,也就与他有些关系的。对于这么一个容貌跟自己很相似的女子,阿滢内心始终是存着一缕淡淡的异样。纵然阿滢心硬,可始终觉得,这么一模一样的容貌,也许,是因为两人之间本是有些缘分。

    就算抛开这些不谈,自己生命也是极为危险的。

    自打自己入了元郡,阿滢便觉得自己好似坠入了蛛丝网的虫子,被层层叠叠的密网这样儿的包裹住了,缠着自己好似都透不过起来也似。

    她总要慢慢将这些蛛丝,如此捋顺,弄个清楚。

    然而阿滢却失望了,韦玄的容色是平静的,他甚至温和对阿滢笑笑:“阿娥,你也是不必对自己如此的妄自菲薄。能将我那宝贝妹子气成如此模样,你也是有些本事。”

    言谈之间,宛如调笑。

    阿滢慢慢的,慢慢的将一缕发丝拢向了耳垂。

    如果韦玄真是一个敌人,那就是一个极为可怕的敌人。

    韦玄蓦然靠近了阿滢,在阿滢的耳边低语:“其实,你也是有机会的。”

    几年前,同样的话语,他曾经对方昭仪说过。

    你也是有机会的!

    阿滢会出招,也会拆招。听到了韦玄这样子说,她故意做出害羞的样子。

    然后这对未婚夫妻的谈话,也这般结束了。

    眼瞧着韦玄离开的身影,阿滢听到身边宫娥轻声言语:“皇后娘娘有请。”

    阿滢慢慢的,慢慢的轻轻吐出了一口气。

    这元郡的皇宫啊,似乎也是没什么好人。

    然而阿滢并不是个胆怯的人,她很快稳住了心神,以最完美的姿态,去见兰皇后。只因为这位皇后娘娘,可是聪明绝顶。

    踏入了房间时候,阿滢也是观察得很仔细。房间里面,除了兰皇后几个贴身的宫女,似乎也没有外人。

    兰皇后换下了宫装,一身常服,却也是显得干净和干练。

    她不觉轻轻的叹了口气:“韦家男儿并不简单,阿滢,你也别太难受了。身为女子,有时候,能依靠的也只有自己。”

    兰皇后是妖异而多变的,她有时候就是心狠手辣的绝代妖姬,有时候又宛如最亲切的大姊姊,仿佛就能跟你闲话家常。

    阿滢轻轻一福:“娘娘放心,阿滢从来没有将自己的未来,寄托于韦玄身上。”

    从始至终,她也没相信过韦玄。

    兰皇后轻轻嗯了一声,旋即缓缓品了一口茶水:“本宫让你过来,是有些话儿想让你谈谈。难道,你不知晓,当初太子殿下,为何非要谢娥活着?甚至,宁可在谢娥死了后,非要挑你冒名顶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