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戏精重生:池少宠妻成瘾 > 第66章 药开始发作了
    不仅如此,林白也跟着发出声明。

    声明很简洁,大体意思就是他被人诬陷,由于对方的恶意,所以他也退出甄氏项目云云。

    林白未婚妻那边并没有什么反应。

    如此一来,人们对林白的话可信度更高。

    这些都无所谓,林白走了她更高兴,反正没有下次金主之前甄情是无法再蹦跶的了,再说这些对她来讲目前已经不重要,如果不把池漠洲这件事解决,不等甄情对她动手,她自己先嗝儿了。

    从更衣室里出来,甄蕴玺借口自己不舒服,让裴学而送她回家。

    甄家的三人都在客厅里坐着,一个个的都情绪低落,客厅里的气氛十分凝重。

    甄蕴玺坐到沙发上说:“爷爷,现在情况已经很明了,我看还是和裴家确定婚期吧!”

    现在她一点都不在意是否嫁给裴学而,反正就算真的嫁了,裴学而得到的也将是一具尸体,想想似乎还有点畅快的。

    只是可惜他还没爱上她,否则的话,这才是对渣男最大的惩罚。

    甄伯茂一脸遗憾地说:“可惜啊……”

    “谁想到京通人这么抠,还不如我们东夏人大方。”甄文锋一脸不甘,开始地域黑。

    “好吧!我现在就去找裴家老太太。”全雅岚站起身,一向笔直的身板此刻有些弯曲了。

    甄蕴玺打定主意不去找池漠洲,虽然那桩新闻让她再次看到他的狠心,但她知道,如果现在去低头,那就真的输了,还是一输就输一辈子。

    几乎每天都有她和裴学而准备婚礼的照片,看起来她在忙婚礼,可她在筹备自己的服装公司。

    荀英姿很罕见地约她,要陪她选购结婚用品,但是一见面问的第一句话便是:“公司都弄好了,什么时候开始正式营业?”

    果真是荀英姿,甄蕴玺看着她一脸无奈。

    “别告诉我你光忙着结婚呢!”荀英姿看着她,神情冷了下来。

    “你就不想八卦八卦?”甄蕴玺笑着反问。

    “没时间没兴趣。”荀英姿答的很干脆。

    “好吧!”甄蕴玺从包里拿出一份名单说道:“这里面有一些公司已经签订了法务协议,大部分都是灯具厂那边介绍的公司。还有一些案子比较小,新招的律师不是到位了吗?刚好当作试用期的测试,你目前暂时先掌控大局。”

    荀英姿拿过名单看了一眼,说道:“没想到你还有时间弄这些。”

    “对于我来讲,事业永远是第一位的。”要不是为了想好好发展事业,她也不会搞这么大,但是现在看来,貌似成了自己挖坑自己跳的结果。

    荀英姿满意了,将纸放进自己的包里,问她:“真打算嫁给裴学而?”

    “不打算,想用这个逼池漠洲出手。”甄蕴玺并未想把自己的身体状况告诉她,这种事情荀英姿根本没办法。

    “很显然你错估了对手的无情。”荀英姿直言说道。

    甄蕴玺看着她说:“你能不能别回回往人心上戳?”

    荀英姿耸下肩说:“我这是让你清醒清醒,有时候该示弱就不要逞强,虽然你的魅力的确很大,但池少根本不缺有魅力的女人。”

    如果不是打针这事儿,根本就不会这么闹,甄蕴玺心里苦。

    “好了,我先回去工作。”荀英姿站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甄蕴玺:“……”

    裴学而从门口走进来,傲然挺拔的他,俊美如斯。

    也不知道怎的,池漠洲那张意乱情迷时性感的脸在她眼前晃,她看着裴学而,竟然有一种口干舌躁的感觉。

    他坐到她的身边,清越一笑,问她,“怎么这么看着我?”

    “学而哥~”她声音略哑,一双媚态横流的眸,颤然地凝视她。

    气氛突然变得暧昧起来,裴学而突然站起身,声音隐隐难耐地说:“我送你回去。”

    他打算把她送到自己家,这么强的暗示他要是再放过她,那简直就不是男人了。

    她撑着椅子勉强站起身,裴学而将她揽进怀中,她立刻倚在他怀里,娇软无力,可心里却有着无穷力量在叫嚣将他扑倒。

    饶是她再迟钝也清楚这是体内的药发作了,她遍体生寒,浑浑噩噩地跟着他往外走,坐进了他的车里。

    本以为能坚持一段时间的,谁想到这么快就发作了,如果她撑不下去,拿什么和池漠洲对着干?

    她努力让自己清醒,可千万别做出扑到裴学而身上的丑事。

    坐进舒适的车里,浓浓的睡意袭来,她竟然瞬间睡了过去。

    裴学而坐进驾驶室的时候,想和她说话,赫然发现她居然睡着了,他觉得不可思议,最近忙碌婚礼之事的确有些疲惫,可至于这么累吗?

    他拉过安全带为她系上,她睡的很香,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她闭着眼睛,很乖顺娇软的样子,精致的五官犹染了些许妖娆。

    准嫁娘是最美的,她的确越来越有女人味儿了,这一刻,他仿佛受蛊惑一般,低下头想去吮吸那玫瑰花瓣一般的唇。

    刺耳的鸣笛声响起,他不悦地抬起头,看到一辆红色的车子在按喇叭,看样子是要等他走,想停到他的位置上。

    停车场那么多位置,为什么偏偏看中他这一个?他玉颜略沉,并不想就此算了,然而红车车窗落下,露出一个年轻女人的脸,他改了主意,将车子开出去,绝尘而去。

    他不想在大厅广众之下和女人理论,免得节外生枝。

    车子驶到甄家门口,他非但没停,还想加速向前走,结果后面的车子突然加速,冲着他的车尾直接撞上来,这一撞,把甄蕴玺给撞醒了。

    她的后脑被弹到座椅上,疼的很,她揉揉自己的头,迷糊地问:“怎么回事?”

    裴学而恼火地下车,谁想到对方比他火气更大,甄蕴玺还是困的不行,自己下车走回甄家继续睡觉。

    一觉醒来时天是黑的,她摸过手机看了一眼,已经晚上九点了,原来她居然睡了这么久,幸好醒来后精神还可以,她起身去楼下找吃的。

    客厅里十分安静,她以为大家都回房间,所以并未在意。

    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她听到女佣的声音:“看来甄家要迎来女主人了。”

    别一个女佣附和道:“是呀,没想到雷家突然开宴会,高调介绍他家从小走失的小姐,这下老爷要高兴了。”

    “可不是,甄家又要准备办喜事了。”

    甄蕴玺眼前闪过雷琨那张阴鸷的脸,这次终于尝到被反噬的苦果了,味道真是又苦又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