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芝加哥1990 > 第二百一十二章 跟着倒霉
    在听到宋亚和索尼哥伦比亚唱片火速签约的传言之后,之前各种缓慢抬价的唱片公司们瞬间‘豪爽’了起来,海登的电话接个不停,包括离匹配出价就差一点点的华纳唱片。

    “格芬先生,是的,我和摩图拉先生达成了协议,他匹配了……对,条件没有变动。”

    大卫格芬及桑迪格伦等与mj关系密切的人之前种种说辞,回过头来看都有把自己推出去和干扰摩图拉注意力的嫌疑,包括大卫格芬鼓动宋亚为潜在买家们开价,他们也如愿了,宋亚和摩图拉的争端延续到了mj单曲mv发布之后。

    商场如战场,宋亚没啥好怨的,都是生意,自己如果早早支撑不住,那自己就是高树口中上帝赐予对方的蠢蛋,可自己挺到了这一刻,那么大卫格芬包括mj的行为都和自己达成了双赢,一度共同的敌人摩图拉猝不及防,他很愤怒,但也很理性地选择果断匹配自己的报价来结束多线作战。

    一切都是利益驱使的行为,这三方里最冲动的反而是摩图拉,他其实可以从自己这里拿到更好的条件,他越快对自己让步,就越说明他有多恨m*******lack or white的mv在全球引起了广泛的反响,几乎收获了一致好评,包括之前攻击他肤色变化的黑人群体,也对他这次鲜明而强烈的表态非常受用,反而国内的一些大媒体表达了对mv后四分钟里那些自摸和暴力镜头的不满。”

    叶列莫夫将搜集到的信息一一报告,“mj的新专dangerous大卖已成定局,摩图拉只能配合,还得为mj的媒体形象擦屁股。”

    “那我们怎么办?”

    到底谁是索尼哥伦比亚唱片里的no.1,现在大家都看清楚了,摩图拉以后还有得受,但这些与宋亚无关,他开始着眼未来,“按照协议,i hate u i love u的发行案已经和解,可这时候上市又搏不到热度。”

    “是啊,按理说米拉的首专早该发行了,sbk不知道因为什么拖了下来,否则有你俩之前恋情打底,同时间互发情歌还是能带起来一些话题度的。”

    海登说道:“你的合约争端拖得太久,很有可能丹尼尔察觉到了你的i hate u i love u,所以他也压着米拉发歌,这次谁发得晚对谁有利。”

    “算了,我们发得早一些也没什么,还是在mj新专热度里找一个空档期,把歌发出去吧,米拉那边就不管了。我不相信sbk为米拉准备的歌能抗衡i hate u i love u。”宋亚很有信心。

    “确实。”海登自去和索尼哥伦比亚唱片宣发部分沟通。

    mj的热度碾压一切,加上二十四号皇后乐队主唱弗莱迪死于hiv,这两件震动音乐圈的大事令宋亚的签约新闻没掀起任何风浪。

    他和华特、大卫科尔还有罗伯托克莱维尔三人进行了一次聚餐,哥仨在之前的风波中处境有点尴尬,宋亚也识趣地没去找他们,现在终于能好好坐下来聊聊了,而玛利亚凯莉则借口要准备出国宣传没来。

    之后他就启程返回芝加哥,继续学业和打磨他的第一首交响乐:权力的游戏。

    “老板,你晓得洛杉矶发生的事吗?前不久延烧到芝加哥了。”

    某日,宋阿生匆匆找上门来。

    “什么事?”宋亚莫名其妙。

    “新罗裔店主案。”

    宋阿生介绍,上半年,新罗裔女店主在自家商店里射杀了一名偷东西的黑人女孩,这桩案件被炒作了一波后归于沉寂,但前不久法庭的宣判出来了,在陪审团认为女店主有罪的情况下,法官却大幅减低了刑期,只判了女店主罚款加社区服务。

    这一判决令洛杉矶的黑人社区再次群情激愤,他们冲击了一些新罗裔商店,同为东亚面孔的华裔商店也遭到了波及,连芝加哥这边的几家华裔商店都遭到了打砸抢。

    “正常能量释放。”

    宋亚翻了个白眼,其实这个时代的黑人对华裔印象很不错,香江电影,特别是功夫电影在黑人群体的传播度很高,此时的香江电影里经常出现华人受英国白人殖民者压迫以及反抗的情节,这一点在被奴役了几百年的米国黑人那很能产生共情。

    但也就仅此而已,底层黑人群体电影看归看,缺钱了该抢你也照抢,毕竟华裔喜欢现金大家都知道。加上无论是香江华人还是米国黑人,近年遭遇到的压迫和歧视都开始越来越少,双方的‘共同语言’也快渐渐消失了。

    而且cccp快不行了,米国的大力抹黑对象不出意外将移向华国,媒体机器全力开动之下,黑人只会越来越对华裔抱以偏见,当然,华裔其实从来都没看得起过黑人。

    “这次有点不一样,明年四月份罗德尼金案也要宣判,传言说洛杉矶那边准备搞一场大的,芝加哥这边也有危险。”宋阿生说:“老板你能发挥点影响力,关照华埠一下吗?”

    “我肯定没说的。”

    这种事宋亚自然义不容辞,“不过我怎么对外界表示呢?跟黑人说你们只抢新罗裔就好,别动华裔的商店?”

    “其实都一样,新罗裔来米国晚,他们主要经营的小超市、餐馆和洗衣房之类产业原来都属于华裔,现在他们的很多店面都是从退休养老的华裔手里租的,到时候恐怕要跟着倒霉。”宋阿生说道。

    “呃,你可以找位熟人聊聊看,艾斯库伯在这件事里很积极。”他建议。

    “艾斯库伯?”

    艾斯库伯反映洛杉矶黑人街区的电影街区男孩大卖,一部六百五十万的小制作在全球收获了五千七百多万的票房,然后他又以一曲no vaseline狠狠打了匪帮说唱天团n.w.a的脸,甚至在德瑞与大e闹翻后被外界认为是他‘一曲解散n.w.a’,个人声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峰。他一向以街区份子自居,搀和进这种事里毫不意外,按照他现在的影响力,说不定确实能帮上忙。

    “嘿,库伯,最近怎么样?”宋亚当即拨通艾斯库伯的电话。

    “yo,还能怎么样,准备新专呗,你的事情解决没?”

    看来库伯还不知道他与索尼哥伦比亚唱片签约的事。

    “解决了。”

    两人先聊了些唱片方面的事,库伯明年的新专也将纳入宋亚的联合打榜带货行动,然后宋亚才把宋阿生的顾虑说了。

    “放心,我们分得清华裔和gook(米国人对新罗裔和一些东南亚裔的歧视性称呼)。”艾斯库伯拍胸脯保证。

    “真能分清吗?”宋亚信他才有鬼了,“你听到什么风声了吗?”

    “没说的,只要白人庇护殴打罗德尼金的那四名警员,到时候我们就m-fxxk大干一场。”艾斯库伯说道:“很多组织都将参与进来,你也来吧!到时候。”

    “呃……”

    宋亚直挠头,“看吧,我跟这边的平权组织共同进退……”他找个理由先敷衍过去,把话题转回音乐圈,“所以,n.w.a那边到底怎样了?传言大e亲口说是被人用枪指着头,逼着他同意解除德瑞等人的歌手合约的?”

    “差不多吧,是苏格奈特干的,德瑞他们被苏格奈特的死囚唱片收留了,哈哈!我一想起这件事就好笑。”

    艾斯库伯幸灾乐祸,“苏格奈特是洛杉矶康普顿血帮名义上的老大,德瑞他们作为瘸帮的人却去投靠死对头血帮庇护,以后再见到我别想抬起头来了!”

    “什么叫名义上的老大?”宋亚有点好奇。

    “血帮和瘸帮不同……”

    艾斯库伯介绍,血帮比瘸帮人少,但组织更严密,行事也更凶残,所以真·老大一般不怎么敢抛头露面,往往由苏格奈特那类在街区吃得开但警方又抓不到犯罪证据的人来当‘头面人物’。

    “要我说,德瑞是从一个坑里跳进了另一个坑里,苏格奈特一心要捧红自家侄子2pac,德瑞他们哥几个寄人篱下,能拿到多少资源?苏格奈特可不是大e那种小毒贩,到时候德瑞想再次脱身恐怕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