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云收雨过江添景 > 第五十五章 褚云心的心意
    第五十五章褚云心的心意

    “不然,可有更好的法子?”道空这话,虽是疑问,但语气却很肯定。

    在府里,采儿知道这是褚云心的伤心事,一直都小心翼翼地避讳着,不敢提起。这下子突然被道空说破,褚云心的泪涌了上来。

    也顾不得什么礼节什么脸面,总之,褚云心是哭出来了。

    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受控制地掉落,但是骨子里的教养让她只能默默落泪,想发泄都不能太大声的样子着实让人心疼。

    道空也不安慰,只是在一边默默地看着,孩子委屈太久了,哭一哭也是好的。

    哭够了,褚云心用依旧哽咽的声音疲惫开口,似是给道空听,又像是说给自己。

    “在宫里的时候,那些比我年纪小的女儿们都一个一个成了亲,有的是嫁给那些远一些的亲王,有的是挑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偏偏我,早已经过了及笄之年,却没有一点动静。我以为是父亲不在京,连带着我也被人家遗忘了。后来我才知道,皇后把那些求亲的人一个一个都拒绝了。父亲回来,皇后想让我嫁给他的太子,我不愿,因为我实在不想成为被利用的工具。好在后来也没强求,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提起太子和皇后,褚云心露出了一丝不屑又无奈的苦笑。

    “父亲说,一定会让我自己做决定,嫁给一个我中意的人。其实我心里没什么奢望,在京城里,谁家公子哥什么样,谁不知道。想着若能嫁一个家世差不多的,得个平安也就算了,哪怕平庸一点。母亲走了之后,我就常年为了父亲提心吊胆,父亲若是再出了什么意外,我可真就是无依无靠了。”回想起这么多年的遭遇,褚云心不禁再度湿了眼眶。

    道空坐在一旁,没有打断她,就让她这么继续说着。

    褚云心强忍着眼泪,不让它掉下来。可能是想到之后的事,情绪微微有些激动。

    “可是我就连这样一个平凡的愿望也不能被满足,我不想让父亲为难,所以来了这儿。但即使这样,我还是得嫁给燕王。师父,我不想嫁到皇家,我在宫里住了十年,我不喜欢那里,那里太冷清了,没有有人情味儿。我不喜欢…我不喜欢...”

    褚云心眼泪汪汪地看着道空,那模样真是让人怜惜。

    道空也是很心疼这丫头,但是,皇命难违。再神通广大的人,也改变不了眼前的现实了。况且,煦儿那孩子,也是一往情深。可景然…道空面露难色,褚云心却体谅地笑了笑,摇着头说道:“我都懂的,燕王还是要嫁的。”

    道空很想问问褚云心对江景然的感情,虽然他知道这二人有情,但却不清楚究竟到了什么地步。想开口,又不知道该怎么问,一时间,就连道空也为难了。

    褚云心倒像是看出了他的欲言又止,接着说道:

    “从小到大,我心里没有过人,我不知道什么叫喜欢什么是爱。但是那日在寺门口我第一次见到江公子的时候,他冲我弯了一下腰。不知怎么的,那个瞬间,我的心好像停了一下。”那日初遇,偏偏公子粲然一笑,本是无心插柳,却仿佛暖化了她这么多年的冰冷苍凉。

    “我心中有他,后来他帮我救了容妃,我便猜测他心里也是有我的。想着若是我执意,父亲怎样都会答应的。可万万没想到,皇上竟然亲自给燕王提亲。”想到燕王也是道空的徒儿,褚云心看了看他,道空还是那样,没有什么不悦。“我知道能嫁给燕王是我高攀了,但是比起燕王妃,我更想过些寻常的日子。”

    “但是景然那里,也不是个平静的地儿,况且,重臣贵女嫁给商人,怎么说都是你折了身份。”道空不疾不徐地说了这么一句,褚云心想都没想就回:“如果是他,我愿意。”

    门外吹起一阵风,窗子被吹开了一道缝。褚云心见状,走过去掩上了窗子。“冬日里风大,师父怎么不关紧。”

    道空讪讪一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想不到你对景然情深至此,真是苦了你了。”

    被风吹了一下,褚云心顿时觉得清醒了不少。回过头的时候,虽然还有刚干的泪痕在脸上,但是笑容明显坦荡了许多。

    她还反过来安慰道空,“都怪我口无遮拦,倒是让师父跟着担忧了。你放心,我早都想清楚了,既然皇命不可违,我顺从就是了。至于江公子,慢慢地许久忘了。”

    “若是忘不了呢?”道空并不是咄咄逼人,他只是想试探出褚云心真实的心意。

    褚云心不是没想过,她本打算把江景然深埋心底一辈子,就当是做过的一场美梦了,但是她不能这么说。

    “那时候,我不仅是褚家女,更是燕王妃,是天子的儿媳,忘不了也得忘。”

    道空看着褚云心,小小的身体背负了太多不该背负的,真是个懂事的孩子。

    倾诉完,褚云心倒觉得心情没有那么糟糕了,眼看到了该用斋饭的时辰,她便回自己院子了。

    估摸着褚云心出了院门,道空对着门口唤了一句:“出来吧!”

    盛琰煦捧着一个锦盒推门进来,原来他一直都在外面。道空一早便知道了,不过他也没拆穿,想着盛琰煦若是知道了褚云心真是的想法也未必是件坏事。

    “都听到了?”道空问向垂头丧气的盛琰煦,此刻的他,完没有往日燕王的精明神气。

    “嗯,”盛琰煦放下锦盒,坐在了道空身边。想着这是褚云心刚做过的位置,盛琰煦赌气似的又起身换到了另一侧。

    “你父皇是怎么答应的?”因着褚云心的缘故,道空对三皇子同时求娶褚云心的事情也有所耳闻。

    盛琰煦低着头,闷闷地说:“我答应父皇永远辅佐太子。”

    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却让道空心里一惊,答应永远辅佐太子,就意味着他几乎断送了自己所有的前途。毕竟将来太子即位,怎么会让一个才德兼备又深受拥护的王爷留在自己身边掌握大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