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最强农女 > 第50章 绝处逢生
    恶婆婆记挂着儿子吩咐的事情,将带血的针收了起来,就提着篮子匆匆忙忙出门打酒买菜。

    被折腾得奄奄一息的香子,在地上躺了许久,才缓了一口气过来,慢慢的爬了起来。

    香子起身之后,挣扎着打开箱子,挑了一套最好的衣服穿上。

    所谓的最好,也就是没有补丁罢了,就这没有补丁的衣服,那还是阿牛娘舍不得她,帮她做的。

    穿好了衣服,她还打了盆清水,将自己仔仔细细的洗了一通,就连指甲缝都没放过,一直到她觉得干净了,才罢手。

    做完这些,她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神情自若的走了出去。

    她的神情很放松,仿佛终于找到了归路。

    这根绳子,她早就准备好了,无数次拿出来,却又无数次放了回去,因为她舍不得她的大丫。

    可如今张家母子,终于将她对人世间最后的一点念想隔断,她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天下之大,早已没有了她的容身之处。

    娘家,她是回不去了,在叔叔他们三番两次帮她撑腰,却被她狠狠打脸之后,她也没脸再去求叔叔婶子庇护。

    她已经害得叔叔一家在张家面前抬不起头来,她不能再害他们了。

    如今,她唯一的归路就是黄泉路。

    只盼着黄泉路上能遇到爹娘,一家人又能团聚。

    香子的神情很平静,甚至有种即将解脱的轻松,一路上偶尔碰到熟悉的人,她还能弯起嘴角,跟人打招呼。

    她不像是寻死,而像是在赴一场期待已久的盛会。

    终于走到她早就为自己选好的地方,十分麻利的将绳子扔过树杈,稳稳的打了个结。

    当她将脖子挂上去的时候,听到一声惊呼:“香子姐……”

    吴双步伐匆匆的跑了过去,一把抱住香子,语速极快的说道:“香子姐,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事情,咱们好好解决,为什么要想不开寻短见?”

    香子抬头,看着吴双,眼泪浮现,惨淡说道:“双子,他们……他们……不是人……卖了大丫……卖了大丫……典妾……我活不下去……了……真的……活不下去……了……”

    吴双半点犹豫没有的说道:“怎么就活不下去了?恶人都能好好的活着,咱们这些受苦的人,更要好好的活着。他们卖了大丫,咱们再买回来就是,自己想不开寻了短见,谁还能替你心疼大丫不成?香子姐,你不为你自己想想,那也得替大丫想想,说不得她现在正等着你去救她呢?”

    吴双知晓大丫是香子姐在这世间最后的牵挂,所以句句不离大丫。

    仿佛溺水的人,看见一根稻草,香子姐紧紧的抓住吴双的手,问:“大丫……大丫……还能买回来?”

    “怎么就买不回来了?我二姐被卖到大山村快四年了,我前些日子还能买回来。更何况大丫呢?”

    吴双反握着香子姐的手,道:“香子姐,被卖的女子实在太惨,我二姐差点被李家那些恶毒的人折磨的咽气。我去买她的时候,她正被吊着打,那情景……唉,不说也罢,所以香子姐,就算是再难,你也得挺住,可千万将大丫给买回来,千万别让她日后跟我二姐一样。”

    果然,这番话一说,香子激动的神情平静不少,反而生出一股坚决来。

    “对,我不能死,大丫还等着我去救,我不能死……不能死……”

    吴双见她眼中的死志散了不少,暗自松了一口气,忙扶着她,道:“对,咱们去救大丫,不能死……死了岂不是如了恶人的意?卖了大丫典妾……这种恶人就该千刀万剐……”

    吴双的语气恶狠狠,“香子姐,张家没人性,连大丫都卖,这一次绝饶不了他们……咱们回去,回吴家村找婶子他们,一起打回张家去……咱们问清楚大丫的去向……跟他和离……到时候买回大丫,香子姐就留在婶子家,婶子当香子姐是闺女一样,肯定不介意你跟大丫留在家里……到时候咱们好好将大丫养大,将来找个好人家,一起孝顺香子姐……咱不死,咱好好活下去……活到寿终正寝……顺便看看老天爷怎么收拾恶人……”

    听着吴双嘴里描绘的未来,香子姐心里充满了希望。

    不过,随即心里又是一沉,看着吴双,迟疑的说道:“以前我犯蠢,叔叔和婶子他们去张家给我撑腰,我却被张家母子哄住,反而伤了叔叔他们的心。今日我再回去,叔叔他们会信我吗?”

    吴双心说,以你之前的性子,还真不一定会信你?

    不过,这一次,有自己在,自然会信的。

    只是,嘴里却道:“叔叔和婶子他们,都知道大丫是你的命,这些年你咬牙忍着,不肯和离,也都是为了大丫。如今大丫都被他们卖了,你哪里还会留恋他们?自然是信你的!”

    “我和离……会不会坏了叔叔他们的名声?尤其是阿牛,他年纪不小了,要是坏了名声,日后找不到好姑娘,那岂不是我的罪过?”

    吴双冷笑着摇头,“香子姐,这番话是不是张家母子说的?我呸,他们这是哄你呢?怎么就坏阿牛哥他们的名声?要坏,那也是坏他们张家黑心肝,虐待媳妇的名声。”

    上下打量一通香子姐,虽然之前她仔细清理遮掩过,却依旧看出施暴的痕迹。

    顿了一下,吴双问:“香子姐,张家这时候有人吗?”

    “没人!”香子姐摇头,“大丫她爹去接小寡妇,她奶去打酒买菜。这一时半刻应该都回不来。”

    吴双心里有了计较,伸手将香子的头发打乱,又摸了几把泥土在她的身上,脸上乱擦一通。

    这般狼狈,再加上被血淋湿的裤子,要多惨又多惨。

    “双子,这是……”香子狐疑的看着吴双。

    “香子姐,这是还原你清理前的样子。咱现在就会去找婶子,让婶子领着你去族长家下跪,请族长做主,让你和离。”

    “双子,姐再问你一遍,我和离真的对叔他们没有影响吗?”

    吴双坚定的摇头:“当然没有影响,咱是受害者,怎的受到伤害,还得赔上名声吗?”

    影响,原本肯定是有的。

    只是,现在有她在,这影响也只能影响张家,哪里轮到阿牛一家吃亏?

    听到吴双的回答,香子心就定了下来,回吴家村的脚步也就坚定了。

    她要救大丫,要和离,要日后看着大丫长大成亲,要寿终正寝,要看恶人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