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乱世风华之盛世王妃 > 第二十二章 冤家路窄
    怡英楼中央的水榭台上,一位婀娜多姿的女子出现在众人视线,怀中抱着把古琴,面带薄纱,只是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眸,清纯无暇,浑身上下纤尘不染,如同世外之仙。

    陈心悠眼眸的诧异一闪而过,未想到这红尘之所,竟有如此出尘姿色之人。

    站立于陈心悠一旁的赵煜华也是感叹道:“就算是京都,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位吧。”

    赵修宁面无表情,并未出声,只是盯着这女子,似在思考什么。

    陈心悠回头瞥见赵修宁盯着女子,目不转睛,不由撇了撇嘴,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

    “小女子青素,今夜在此献丑了。”青素朝众人福了福身,开口道。

    青素放好古琴,芊芊素手轻抚琴弦,一道悦耳之声便响彻众人耳边,让人心中一松。

    琴音宛如风拂铃铛,清脆悦耳;又如山间泉水,潺潺绵绵,好似能洗涤心中忧烦,忘却人世忧伤。使人身临其境,感同身受。

    陈心悠静静地听着琴音,仿佛深陷其中,手掌按在窗上,轻轻拍着,应和着琴音。

    赵修宁目光望向陈心悠,看到了她打的节拍,眸中不禁透露一丝温柔,只是静静地望着她。

    陈心悠眉头轻皱,睁开眼睛,看着青素,她在琴音中听到了一丝感伤,虽被沉沉掩埋,不易察觉,但陈心悠还是懂了那抹忧伤。

    想必,这青素姑娘会在这红尘之所,背后肯定有段往事吧。这段往事必定使她难以忘怀,却又不敢触碰。

    陈心悠眼神坚定,心中做了一个决定。

    一曲终了,众人还沉浸在琴音之中,久久无法回神。

    秦娘笑眯眯地走上台去,望着台下众人的反应,得意道:“诸位公子,青素姑娘的琴技可是我苏州一绝啊。不知大家可还满意否。”

    “秦娘,何必在卖关子呢。青素姑娘的琴技大家当然知道,今夜众人齐聚,不就是为了青素姑娘吗?你还拖啥,赶紧开始吧。”坐于前面的一个富贵公子大声道,眼睛色迷迷地盯着台上的青素,一刻都没离开过。

    “对啊,秦娘还不开始吗。”众人附和着,好像这台上站着的是一件商品,待价而沽。

    青素清纯的眼眸一丝波澜未起,仿佛事不关己,只是怀中的古琴抱的很紧。

    “那就开始吧。”秦娘扫了众人一眼,接着道,“低价十万两,加价一次一千两。”

    一时间,场中一片寂静。众人相视一眼,没人出声,随后就像烧开的水,彻底沸腾。

    “十万五千两”

    “十二万两”

    ......

    不过一会,价格就飙到了二十万两,而且,还有人不断加价,希望能得到今夜美人。

    陈心悠看了看楼下,淡笑道:“苏州世家果然底蕴深厚,这十几万两的银子说拿就拿了出来,真是一掷千金啊。”

    赵煜华眸光变得幽深,沉声道:“确实,世家底蕴,不容小觑。”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我许期出价二十五万两。”

    一时间,楼下众人停止了竞价,不少人都在窃窃私语,似在控诉许期的做法,却无人再加价;也有人在权衡,为了个女人,是否该得罪许家吗?

    陈心悠望向一处厢房,笑了笑,这路还真是窄啊。怎么快就又遇到了,要不说,这缘分还真是巧啊。

    陈心悠望了望赵修宁、赵煜华,朗声开口:“二十六万两。”

    此声一出,无论房中众人,还是楼下,都是一脸诧异,竟有人和许期加价。

    忍冬直接吓傻了眼,怔怔问道:“大小姐,你刚刚说什么?”

    寒羽有点同情地望向忍冬,跟着怎么一个主子,还真是不好受啊。

    陈心悠回头望了眼忍冬,嘴角扬起浅笑:“今夜齐聚,价高者得,难道许公子不知道吗。”

    “是你。”许期一听声音,立刻尖叫道。

    今日那群人把他打得那么惨,还让他毁了容,以至于现在出门都要带上面具,不敢露面,怕被耻笑。

    想他堂堂许家大公子,什么时候受过这委屈,心中早就记恨上陈心悠他们了。又没想到,他们现在又来给他添堵,真是当他好欺负啊。

    “许公子记忆力可真好,竟还记得我们。真是难得难得啊。”

    陈心悠淡笑出声,只不过眼底是一片寒意。

    许期狠狠地瞪了陈心悠一眼,大声道:“二十七万两。”

    他就不信了,这群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人,能争得过他,真当他许府是摆设吗?

    “二十八万两。”

    陈心悠轻笑道,你加我就加,看谁耗得过谁。

    “二十九万两。”

    “三十万两。”

    ......

    秦娘看着这一直飘升的价格,心里早已乐开了花,没想到今日会有人与这许期相争,太出乎意料了。

    众人皆是一阵愕然,对这价格都是一阵心惊,难以想象,会有人在一风尘女子身上扔下那么多钱。

    许期脸色越来越黑,他没想到这人敢这么和他争。他许家虽然有钱,但不可能拿出那么多钱让他砸在一女人身上。要是让他父亲知道了,非扒了他一层皮不可。

    陈心悠依旧淡笑,静静地等候着,看许期还要不要加价。

    秦娘挂起招牌似的笑容:“可还有人再加价了?”他特意望向许期所在的厢房,又等侯了几秒。

    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许期竟未出声,一片寂静。

    “恭喜这位公子,今夜,青素是属于你的。”

    一阵掌声响起,众人皆是起身,恭祝道:“恭喜了!”

    陈心悠笑吟吟地抬起手来回礼,“承让了,承让了。”

    赵煜华笑着开玩笑:“陈公子,今夜可是夺得第一,恭喜了。”

    陈心悠谦虚道:“哪里哪里,还得依仗表哥与六公子啊。”

    “这是为何?”赵煜华不解道。

    “因为,我没钱啊!你们得借我钱啊!”陈心悠笑得人畜无害,缓缓说道,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你,没钱!”众人都是一惊,不可思议地望向陈心悠;赵修宁目光清冷,看着陈心悠,并未出声。

    陈心悠重重地点了点头,一脸淡定地说:“你们不借我钱,那我可就回不去了。”

    赵煜华此时一阵无语,心里再一次对陈心悠刷新了见识,没想到,一个人借钱能说的那么理所应当,毫不理亏。

    忍冬则是一脸生无可恋地望着陈心悠,真心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陈心悠的丫鬟;寒羽则是一脸崇敬,能把借钱说得那么理直气壮,实在佩服,不愧是自家主子看上的人。

    赵修宁脸色平静,扫了陈心悠一眼,直接从怀里掏出枚方形玉佩,递与寒羽:“拿给那秦娘。”

    寒羽恭敬地接过,转身去找那秦娘了。

    陈心悠一脸惊奇,没想到,那么一大笔钱,这赵修宁竟想用一块玉佩解决,太不可思议了。

    赵煜华瞥见那枚玉佩,看清了上面的花纹,脸色微变,看了陈心悠一眼,欲言又止,终究没说出来,化作一声无声地叹气。这次人情恐怕欠大了。

    那枚玉佩陈心悠可能不知道,但他还是知道点的,这可是关于江湖第一神秘势力无情宫;他也没想到,这六皇子竟与江湖势力有关,而且,关系匪浅啊。

    很快,那秦娘就随着寒羽走了进来,看了众人一眼,恭谨地向赵修宁行礼道:“属下参见二宫主。”

    这次,换陈心悠一脸惊讶了。

    二宫主!这赵修宁竟然还是宫主,太不可思议了。

    陈心悠一脸惊奇地望着赵修宁,心中更是诧异,他为何会当着怎么多人的面,亮出自己的隐藏身份,不怕暴露吗?还是他根本就不怕我们说出去。

    赵修宁无视陈心悠的眼神,冷声开口:“我要带青素姑娘走,可有异议?”

    “是,敬遵二宫主之命。”秦娘眼里闪过一丝挣扎,但还是答应道。

    “退下吧。”赵修宁淡声吩咐道。

    秦娘躬身退下,寒羽跟她一起出去,想必是去领那青素姑娘了。

    赵修宁抬头望向陈心悠,眼神平静,“既然你想要,带回去就是了。”

    陈心悠一时失神,目光微怔,他竟然那么随便就把人给她了;他,想干什么?不应该自家留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