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水浒大寨主 > 第一六二章巧取豪夺
    见县尉动问,解珍直言道:“小子要去拜望一位兄长,却无好礼相送,十分苦恼。幸好小子有一膀子气力,将这畜生打死,就请大人将这毛皮许给在下,俺也好送给兄长,怎样?”

    听得这话,陈县尉脸色一变,吃了盏酒,说道:“虽说这大虫是你打死的,但它却在这里害了许多人命,县尊大人下了令,定要将这畜生捕捉到府。你这请求,本官须禀知县尊大人,不敢擅自不能作主。你们先回去,等本官上报县衙,再作回复。”

    解宝这时忍耐不住,就道:“那就请大人将大虫还我。”

    陈县尉还想留下这大虫做人情,如何能放过。陈县尉喝道:“你虽出了一点微末之力,但那大虫却不是你家养的!本官给了你,如何给上官交代,莫在这里胡搅蛮缠,快与本官出去!”

    解珍见了,展颜就笑道:“大人既然这般说,那咱们这便去面见县尊大人吧。”

    陈县尉道:“县尊大人何等身份,哪是你这样的人说见就能见的,本官也是清贵身家,也不是你能一起的!快些走,不然,治你一个大不敬之罪!”起身拂袖准备离去。

    这时,就听门丁来报:“大人,县里父老得知有人打死了大虫,十分欢喜,特来请见大人和那打虎之人!”

    这门丁是陈县尉心腹,安排他听不明白,又提点道:“乡绅是毛太公带领的,县衙里孔目也在!”

    陈县尉听了,看着解珍兄弟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解珍看着他的背影,也是冷然一笑,后面而行。那里正见了,只得苦笑一声,叫来那几个乡夫,将大虫抬了,出了县尉府。

    出了府,有几个人牵着马门口等着。解珍看为首的两个,知道是本地耆老还有县里孔目,连忙迎上。

    那一拨人道旁聚着,频频探头。望有人到,涌了过来,询问打虎经过,有那乡夫详实说来,把这一班人听得又惊又呆,口里赞话不绝,解珍下马作谢。

    几个上户上前,说道:“自打俺们这里来了那大虫,伤害多少人命,四乡五邻都不得安宁!幸得好汉出手,俺们出门,再也不必提心吊胆作那大虫口食,实乃天大之幸事!”提坛把盏,请解珍来饮。解珍赶忙道谢,接过来吃了。

    这时从人群出来几个捧红搂彩的人,替解珍解宝收拾一番,披了石青大氅,胸前缎匹花红挂起,一切妥当,再来看他二人时,四下更是一阵轰天价的喝彩。有人抬来一乘凉轿,请解珍上面坐好,又把那大虫木案上摆放,扛在前面,鸣锣打鼓。

    那边陈县尉早与孔太公说了一二,孔太公带人直到自家庄园安歇庆贺,而那孔目却去县衙安排打点。

    那阖县人民,早听得来了两个壮士,几拳就打死云山上为恶的大虫,尽皆出来争看。只见压肩迭背,屯街塞巷,到处都是人。

    解珍见他们热情,只得剪拂作礼,四下里见了,又是一片彩声。

    解宝远看一眼远处的陈县尉,冷笑对解珍道:“兄长料说无错,这厮果然没安甚么好心,他却想自霸占这大虫!”

    解珍道:“向时在山上,听两位猎户大哥说话,提到这位县尉时,面便有惧意,愚兄暗记心上。等到村里,抽空闲寻人打听,才知这位甚么县尉,一向贪婪霸道惯了,他急着要见兄弟,能有什么好事!”

    解宝道:“如今出了他的府衙,有乡绅父老在此,看他能如何?”

    这两兄弟还不知已然落尽人家的圈套。

    到了毛太公庄上,解珍只当离了陈县尉必定安然无恙。就自扛着大虫,来到堂前,将大虫放在甬道上。孔太公暗里观察,本只是听人说如何打死大虫,还不觉得他如何厉害,现今见他这般,心里好一阵吃惊。

    毛太公亲自请了解珍兄弟落座,自己与儿子亲自作陪。解珍上前唱诺,毛太公假装不认得他二人,主动问道:“你兄弟二人,不知是哪里人氏?”

    解珍道:“小子解珍,祖籍登州人氏。”

    毛太公听了大笑,道:“哈哈……不想是我登州的好儿郎!”孔太公不住夸赞,那孔小郎也殷勤不已。

    解珍施礼谢过,方才落座。毛太公又道:“小郎君,你却说与老夫,怎生打了这个大虫?”

    解珍就厅前,将打虎的本事,说了一遍。厅上厅下众多人等都惊的呆了,满堂喝彩。毛太公听他讲的惊心动魄,却又有条不紊,已是十分称心,就厅上赐了几杯酒,请人捧出一千贯赏钱,给与解珍。

    解珍禀道:“小子托赖祖宗福荫,侥幸打死了这个大虫,非小子之能,如何敢受赏赐?小子闻知这里猎户,因这畜生,受了官吏许多责罚,何不就把这一千贯给与众人去用?也显耆老您仁爱之心。”

    毛太公听他这般说,便知晓心意,脸上不觉,挤出几分笑意,道:“既是如此,这赏钱就交于郎君,怎么安排,自凭心意来办。”

    毛太公要打消解珍解宝的戒备,略显亲近道:“咱们都是登州人士,倒是有些渊源。老夫托个大,可做得郎君的叔翁?”

    解珍见听,慌忙拜道:“小子何德何能,竟得耆老这般厚爱?”

    毛太公下堂扶起他,说道:“英雄豪杰,我也好生敬慕。你是我登州表率,老夫自该视为子侄。”

    毛太公在拖延解珍兄弟的同时,陈县尉与孔目已经在密室商量如何巧取豪夺。

    孔目到底是文官,不知道解珍兄弟的厉害,只见说道:“谅他们也只两个人,能有多大本事,还能叫咱怕他们不成?”

    陈县尉道:“那大虫有多凶恶,你又不是不知,三五十个大汉都捕捉不得,却被那厮三两拳打死了。他那个兄长,一看也不是好相与的,咱这里可有一个?到时候别巧夺不成,反把自身陷进去,那就亏个净光!”

    孔目如今也有求县尉,大急说道:“大人你位高权重,掌管一县之兵。咱这又是上县,一应兵备齐整,咱们调一伍弓手弩兵来,乱箭射下,任他们多大本事,也插翅难飞!”

    陈县尉狠瞪他一眼,说道:“说的轻巧!便是要请衙役捕盗缉贼,也须知县盖印发文才可,更不要说是军伍兵丁,哪是你说调就能调的?”

    孔目这才轻叹道:“向前限令捉拿大虫,无非就是为找个门路,把它当做个瑞兆祥物,献给那些大人们,好做晋身,可恨被人登了先,白费了一番心血!”

    陈县尉怕孔目胆怯,振奋鼓励道:“你也不必着急,且看舅舅的首段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