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 > 二百五十九章:我想他会一直孤单
    这特么不是在搞笑么!

    别人不知道勾陈是谁,唐罗还能不知道?

    他就是勾陈,勾陈就是他,他得受多大刺激才能跟家族反目成仇,难道说有人顺着勾陈查到了他的根脚?

    不可能啊!从王禅的反应就能知道,他的敛息术已经算是顶级,加上参考刘氏幻魔身法加强的仙风云体术让他的身形几如隐形,这样还能被发现根脚,那可真是笑话了。

    所以唐罗一脸怪异的表情等着唐枫将情报说下去。

    “不光是佛国密宗的强者,还有元洲徐氏也派出强横的剑修追踪,但这魔主勾陈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从荒原消失后便不知所踪。有人猜测他是在跟了因的对决中受了伤,正躲在暗处静养!所有人都以为他躲在荒原某个角落,可月前他却在龙州出现了!”

    说道此处的唐枫不由地朝唐罗看了一眼,叹道“魔主现世,血焰滔天!他刚一在龙州现身,便一连灭了好几个小世家,而这些被灭家族唯一的共通点,便都是我族在其他城市埋下的暗子,来者不善啊!”

    自己这儿还一堆破事没搞定,那儿又冒出一个假的勾陈,唐罗揉了揉发胀的脑壳,没好气道“这人现在被佛国和徐氏通缉还敢这么大张旗鼓的,依我看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刻通知佛国和徐氏,让他们派人来龙州,再去通知督天王巡和武圣山,想来为了修补圣地间的关系,武圣山的强者一定不吝出手,这样还能省下不少力气,多好!”

    “此事风媒属已经在做了,可看这勾陈的动向,好像就是朝着龙西这边来了,不得不防!”

    唐枫朝着唐罗道“这次找罗部长,便是拜托您和杜先生多多留意城中动态,这勾陈的实力非同小可,若是让他突入城中,必然会造成大量的伤亡和损失。”

    “没问题,署长可在闭关处安排一位传令官,以啸声为讯,一旦魔主勾陈靠近兰山城,我便出手。”

    按照魔主勾陈在情报中现实的实力,唐罗对上对方,那就跟老子打儿子一样容易。

    同样是凶境的体术宗师,但修炼不灭战体的唐罗不但体魄惊人,更有数种神通加身,决不会弱于对方。

    而勾陈魔主引以为傲的两式绝学,对上唐罗也逃不了好,血煞惊神指破不了先天阴阳碾,而血河神剑确实会被先天神剑克制,面对灵体无往而不利的修罗血煞,碰上两昧先天之气,威能便会大大折扣。

    唐氏一族强者不少,但修得都是本脉金系通天诀,由秘术阁列出的名单中,除了萧锦林可稳胜勾陈外,就只有唐罗对上优势最大。

    所以听到唐罗愿意出手,唐枫自然无比放心,不禁感叹道“有罗部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虽然这魔主勾陈凶焰滔天,可一身武道却竟被罗部长克制,若是他自不量力前来兰山城,便有好戏看了!”

    “若是没有别的事儿,我便先走了。”

    “别急啊,难得来一趟风媒属,不看些龙西时事,各城动态再走嘛?”

    “我现在哪有心情看这些。”

    苦笑地拱拱手,唐罗转身便要离开,走到门口,却停住脚步,转过身提醒道“我觉得这魔主勾陈来得实在蹊跷,署长还得留心注意啊。”

    唐枫眼含笑意,谦虚道“罗部长提醒的事,我已派了各城风媒散与龙西周边,若是勾陈要和什么人通气,绝对瞒不过风媒属的眼睛。”

    “看来署长早有准备,倒是我多嘴了。”

    ……

    元洲之滨,无尽海旁

    送亲的队伍将一车车的嫁妆抬到了船上,站在船头的徐姝惠看着看着,眉眼中都是笑意。

    来到元洲数年,她最不放下的便是远在龙州的两个宝贝儿子,特别是唐罗,这个她从未操心过的长子。

    就像佛家说的灵童转世,唐罗生来便跟其他的孩子不一样,不哭不闹,即便是饿了渴了,也会用另一种方式表达而不是哭喊。

    异常懂事的大公子从小就没让人操心过,这让徐姝惠骄傲的同时也有些挫败,因为养育这样一个如同天才般的孩子,哪还有什么成就感。

    随着唐罗一天天的长大,他便越来越独立,每天不是在修炼就是在读书,徐姝惠也算是圣地出来的大家闺秀,可她扪心自门,偌大的徐氏圣地,又有几人能像自己的孩子这般努力呢。只是这样努力的小人儿,心中又会有怎样巨大的孤单呢。

    曾经有人说过,人都是赤条条并且孤独的来到这个世上,其实不对。

    人难道不是在母亲的肚子里一点一点长起来的吗,就算是出生之后的头两年,他也离不开亲人的照料,更别提孤独了。

    可自己的长子,好像真的孤独,在他出声的头一年,徐姝惠总是能在不经意间看见已经清醒的孩子不哭也不闹,只是躺在床上静静地望着远方,仿佛在怀念什么。

    那个时候她便在想,如果世上真的有天生孤独的话,或许就是自己的孩子吧。

    所以,徐姝惠格外的疼惜唐罗,她笨拙地向儿子表达自己的爱,便是想跟孩子传达的一个信息,他并不孤单。

    经过长久的努力,她终是从唐罗身上看到了回馈,那是一种具有归属感的爱,就好像漂泊在无尽之海里的浮木终于靠岸的心安。

    一家人可以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吗,童话里或许是可以的,但事实上,孩子总有一天会独立。

    父母即便有再多的爱,也终有一天要放手,徐姝惠心中隐隐有一种担心。

    她害怕自己的长子唐罗,在离开家人后,会一直孤单下去。

    即便有一天他在武道上拥有极高的成就,可一回头空空如也无人可以分享的话,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圣地中那种武痴一生,辜负了所有家人挚爱,最后悔不当初的天才,实在是多不胜数,她真不想看到自己亲爱的孩子重蹈覆辙。

    所以,哪怕她知道这样为唐罗定下婚约一定会引来唐罗不满,可她还是这样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