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北楠苑澈 > 第十八章 也是有户口的鱼了
    “宗主来了。”随着何潇的提示,北楠楠立刻规规矩矩的站好,一个不太高却头发全白的老人大踏步走向宗主宝座,他身后跟着一脸阴沉的厌善。

    “参加宗主。”

    随着老人在宝座坐下,全场人站起向宗主行礼。宗主摆摆手示意众人免礼,然后直接开门见山的询问南星的事情。

    “北小姐,大鱼被你收服可签定契约。”

    “回宗主,还没有,不过,这并不重要。”

    “嗯……”宗主沉思了一下,“给北小姐看座。”

    “晚辈怎么能与长辈同起同坐?楠楠担不起的。”北楠楠微微笑道,宗主身边的厌善看了北楠楠一眼,开口问道

    “不重要?你是说契约不重要?”

    “回长老,是的,只要灵兽愿意追随,那契约有何意义?如果不愿,强迫契约又有何意义?”

    宗主眼中露出赞许,厌善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冷哼一声。

    “不愧是北阔海的孙女!不过,那条鱼有些野,最好还是束缚一下的好。”

    “谢谢宗主提醒,我会教南星的。”北楠楠致谢。

    “南星?好名字。”宗主点点头。

    “对了,你是辅助系吧?找到队友了吗?”

    “谢谢宗主关心,找到了。”

    “好的,你下去吧,厌善长老,带北小姐去灵阁登记一下。”

    厌善走到北楠楠身边,眼神示意她跟着他走,北楠楠行礼告退,跟着厌善离开大殿。

    “宗主,这厌善长老也真是的,天天摆着个脸。”何潇悠悠的说。

    “何潇长老,厌善长老的性格你还不知道?他自从那件事之后就这样了。”司音叹了口气,这厌善长老的事……也是可怜。

    “听说他又收了一个弟子,叫苑澈对吧?是个女娃,还免去了比试,直接是入了师门了。”另一个长老说。

    “随他去吧,那个苑澈,是个什么样的?”宗主问,他对于苑澈没有任何印象,按说是厌善的弟子,天赋应该不错,他不记得有天赋很高的女弟子啊?

    “一个不怎么说话的姑娘,实力算是这些弟子中最好的了,只是……”司音有些犹豫。

    “什么?”

    “她的出身,以后可能有麻烦……”

    “的确。”何潇也跟着点点头。

    宗主听到后沉默了,大殿陷入死寂,能让两位长老同时说麻烦的人,究竟能有多麻烦呢……

    北楠楠跟着厌善走了许久,来到一座宫殿面前,与其他宫殿不同,这一座通体漆黑,没有开一扇窗子,若是黑夜,必然与之融为一体。而且也没有人员把守,殿门紧闭,只有门口的两座灵兽雕塑。

    “羽翎蛇,存在于传说中的古老灵兽一族,有双翼,全身覆盖羽毛,在阳光之下可映出七彩的颜色,是最高贵的古灵兽,极难驯服,从古至今,驯服的先例不超过三起。”北楠楠看着一座雕塑,认了出来。厌善听到点点头,问“另一个呢?”

    “这是……白泽,乃瑞兽,比起羽翎蛇,白泽算是家喻户晓了,传说在千百年前是古皇帝国女帝的旗下,现今下落不明。”

    “不错,自女帝失踪,白泽也失踪了,有人传闻它跟着女帝去了神界。”厌善看着白泽的雕塑,眼中浮现慈爱,但他很快转移了目光,他走到大殿门口,口中念念有词。

    大殿的门知呀打开里面漆黑一片,厌善一挥手,烛火一排排点燃,这让北楠楠想起来了她见到黑丝羽衣的情景。

    “进来。”北楠楠刚刚跟着厌善踏进灵阁,大门就自动关闭。

    “跟紧。”厌善走过一排排书架,上面摆放着各种资料。

    “长老,这些都是……”北楠楠看见上面写着好像是弟子的名字已经他收服的灵兽记录。

    “看什么?还不快走。”厌善催促,北楠楠快步跟上。

    厌善走过层层书架,来到一个书桌旁,上面文房四宝、书籍摆放井然有序。

    厌善在书桌上翻找,最后拿出一张符咒大小的白纸,又递给北楠楠一杆笔。

    “写上名字,还有你的灵宠。”

    “谢谢长老。”

    北楠楠龙飞凤舞的写下自己的名字,又写上了南星。

    厌善接过写着名字的白纸,双手结出法阵,往空中一丢,白纸浮于空中,上面出现血红色的奇异纹路。厌善长老看到之后,皱了皱眉,伸手将白纸拿下。

    “长老,怎么了?”看着皱眉的厌善,北楠楠疑惑的问。

    “无事,你以前有没有收过灵宠?”

    “有,我爷爷之前送我一个血鹏,这次没有带来,不过也没有签定契约。”

    “好,跟我来。”厌善抓着手中白纸,带着北楠楠开始在书架之间穿梭。

    “长老,我们要找什么吗?我可以帮忙吗?”

    “不用了,找到了。”厌善冷冷的说。

    他拿下一本书籍,将白纸贴于书本第一页。

    “手,血。”

    “哦。”北楠楠咬破手指,将血滴了上去,在血液接触到白纸的那一刻,它像是有生命一般,沿着红色印记流动。在厌善的指示下,北楠楠将整个手掌放了上去,那一刻,白纸与书籍融为一体,厌善撕下那一页,又将书籍放回原处。

    北楠楠好奇的看了一眼书本,不仅里面空空荡荡,封面上更是什么都没有。

    “厌善长老,这……”

    “你看着就行。”厌善并不想搭理北楠楠,又是开始匆匆忙忙,最后在书桌后面的柜子前停下。思索了一段时间,才打开其中一个柜门,里面放着一个小匣子。厌善把那张纸放进匣子中,看了北楠楠一眼就走了,北楠楠快步追上。

    “长老,还有其他要办的吗?”

    “没有,回去向宗主禀告,没有你的事情了,你可以回去了。”厌善丢下一句话直接消失不见,北楠楠看着陌生的环境,唉……不知道会不会迷路……

    谢天谢地,她没有迷路,顺利的回到了木楠阁,看着了自己把自己弄晕的南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啊!

    “烈琪,多谢你了,不如今天中午请你吃饭吧?”

    “放过我吧……我太难了,你这个灵宠可是真的是……”焰烈琪看着北楠楠,欲哭无泪。

    南星突然翻身,焰烈琪一哆嗦。

    “好了,以后再告诉你们啊!”焰烈琪看到北楠楠,就立刻站起来,准备离开,这南星还太难伺候了。

    “烈琪……”看着匆匆忙忙的烈琪,又回头看看还在碗里飘着的南星,他们发生了什么?怎么焰烈琪离开像逃命一样?

    “南星,这下,你也有身份了,我们可以一起去玩。”

    北楠楠戳了戳南星白白的肚子,南星毫无反应。

    没办法,只能等了……

    清儒宗朝阳殿

    大殿之中一片死寂,率先打破沉默的,是司音。

    “当真是红色?”

    “对。”厌善肯定的回答,宗主摇摇头“唉!顺其自然吧。”